【前言】守住承諾的夢想

前言|Preface

 

【守住承諾的夢想】

—— 我其實沒有時間寫這些的,我們甚至連到當地之後要去哪做什麼都還不知道,但無論如何我還是想留下一些記錄,或者紀念。

如果說,婚禮是個美麗的巧合,在有限的資源下做了大膽而成功的嘗試,那麼這趟蜜月旅行就是我真正的夢想,裡頭有我不顧一切的決心,有我曾經許下的好多個承諾,和對自己殷切的期許。

從整件婚事的開始以來,我努力控制了訂婚首飾的開銷,把拍婚紗的錢省下來了,把自己能做的都攬下來了,把婚禮的預算也盡可能的維持住了(儘管還是因為種種因素虧了一大筆錢),我把自己的結婚基金盡其所能的留到最後,接著將它一分為二,在追尋夢想的路上另外留了一個位子,最後,再拉著她與我同行。

—— 我希望幸運的人是她,唯有如此,我才能為自己感到驕傲。

這個夢想,其實和人生的際遇與承諾有關,我不喜歡人們習慣性的客套,輕易地說出「有來台中再來坐坐」、「有去台北再去找你」之類的話,我相信,要是承諾不可靠,夢想便抓不牢,生命終將失去了目標。在國外的那段時間,以及擔任翻譯的期間裡,我累積了許多承諾,每一個我都當真,也一直放在心上、記在心底,我自認很有心,只是沒有能力,只能努力不忘記,如今我終於累積了孤注一擲的勇氣,可以一一去兌現當初那些真心誠意的約定。

—— 所以我想出走,想重新擁抱世界,想做個說話算話的人。

我覺得(或許只有我覺得),我們總習慣把人生過得像減法,學習要趁早,升學要趁早,就業要趁早,結婚要趁早,生小孩要趁早,甚至連綠燈起步都要偷跑,把人生的時程不斷提前,再用一輩子的時間懷念從前,國小畢業就沒有童年,學歷拿到就沒有目標,出了社會就沒有夢想,結完婚只剩老公老婆和老友,生完小孩除了小孩還是小孩,一切好像天經地義一般,沒有質疑,不能質疑,由不得你,明知世界萬物、宇宙無垠,卻充耳不聞、絕口不提。

如果,人生可以是個加法,那麼生命的盡頭應該是一幕幕精彩的回顧,而非一聲聲無奈的嘆息,我們總是缺乏耐心,卻又貪心,最終在自嘲和自卑交互響起的輓歌中草草謝幕。

—— 事實上,我覺得我們該學習而我也正在學習的是「及時」,而非趁早。

我們的社會是一個言論高度集中的地方,每個人都想要公式和標準答案,看似有著多元的文化及包容力,事實上在思想及價值觀上卻是一點也不多元,如同公務員熱潮、大企業與名校迷思、錢多事少離家近的保守想望,以及對古法古物古早味的盲目崇拜,我們過度依賴非黑即白的二元論,習慣用無數個是非題解讀所有事情,最遺憾的是 —— 通常只有一種聲音/立場的包容力,對於這樣的情形,我無從置喙,或許這些牢不可破的觀念與成見,根本不容置喙。

—— 所以我想出走,想重新擁抱世界,想做個說話算話的人,遠離自嘲,遠離挖苦,遠離無數個假謙虛和真自卑。

找尋七年級世代的價值與定位,是我另一個追尋的目標,生在一個「草莓族」一詞發源的時代,有多少莫須有的罪名加諸在我們身上?在上一代制定的標準裡,我是註定贏不了他們的,他們出生在動亂的年代,生長在封閉的社會,經歷的悲苦,嘗過的古早味,住過的老房子,見識過的原始風景,到時勢所趨的遍地機會和豐碩的經濟果實,甚至退休後去過的國家和打過的卡,我想了又想,覺得自己怎麼也贏不了上一代,他們落在一世紀以來最精彩的年代,同時掠奪了大多數的資源,而七年級作為「悲慘世代」的代名詞,被多少歷史的錯誤耽誤了青春?有多少舊時代的事物終結在我們的成長過程裡?還有多少人,得依賴著上一代的援助才得以生存

——於是我決定停止戀舊,因為那不夠舊,停止憤世嫉俗,因為那沒有用,作為世代交替、時代更迭的受害者之一,或許是現實所逼,我們無形中培養了連結過去與未來的能力,以及和世界真實接軌的本領,我想將它們用作生命的利基,重新形塑價值觀與成功的定義,每個人都該用自己的定義來成就人生,可以是學歷、頭銜、收入,也可以是興趣、理想、工作以外的生活,最重要的是,可以不必在上一代的框架裡,做個永遠的失敗者。

這就是我的夢想,它有些抽象,以一個島民的角度來看,甚至可以視為一種逃離,但作為一個世界公民來說,這完完全全是我打破疆界的夢想無誤。

在這即將啟程的前夕,我想許下一個心願,誠心祈願,自己可以成為一個信守諾言的人,

我相信自己,

守住的每一個承諾,都是一張通往回憶的來回票,

而青春,自然匯聚成一場壯遊。

 

 

19/Dec/2017,啟程前一晚。

Conan

Leave a Reply

*